全能女王权谨

方媛救助,权谨冷眼旁观

作者:华素卿 字数:2846 时间:2020-05-23 19:19

权谨每说一句话。

坐在位上的五号考核员,脸上的表情就越吃惊。

他瞪大眼珠子,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权谨,动了动嘴唇,酝酿了一肚子的话竟然不知道怎么问出口。

“能医冶好你腿的人,整个封疆只有一个!”

五号考核员压下心底的疑惑。

紧盯着权谨,问:“谁?”

被五号目不转睛注视着的权谨,神色很认真地说:“封疆之主!”

顿时!

五号的心情像过山车一样,从天上,猛地跌落到地面:“你,你说什么?封......封疆之主?是!是小主还是少主?”

“小主。”权谨给了五号一个很肯定的回答。

五号顿时感觉晴天霹雳。

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苦笑地摇头:“可是,几天前封疆总部官网就发布了一条公告,说小主己死。”

“我在封疆的老师听到这个消息,丢了半条命。”

“中等世家以上的家主和高层,有十九人自杀身亡,四百七十家闭门不见,近千名高层因此辞去工作,归隐山林,再不为官。”

“别说小主已经死了。”

“她就是还活着,我......我又哪有资格去接触?”

五号是近段时间才来的封疆。

他体会不到xz对于封疆的重要性,但是他明白,那个女生啊,在封疆全民的心里,就是王,孤世而立的王!

忽地!

五号垂下的余光,察觉到权谨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

他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还有,你是怎么知道七曜激光枪的型号......我差点忘了,你在华国的时候,还是他的女朋友。”

“我刚刚差点就以为你是w。”

“话说你一个没有身份芯片的人,对于封疆医术信息,怎么知道得这么清......”

然!

五号刚说完这句话。

还没等权谨回应,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忽然响起一道救命的女声:“啊!放开我,我不喝,快放开我!”

“王峰,我......我不想在这里上班了。”

“不,我不要喝,求求你们放过我......”

“啪!”

一计响亮的耳光声,彻底结束了这叫嚷声。

那求饶的一幕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在这个夜场里面,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

权谨白皙的手指尖拧着茶杯。

那含着笑的眼睛,缓缓地;似是君王俯视天下地朝求救的女人看过去,是方媛!口口声声要来夜场上班养男朋友的方媛!

“臭婊子!”

“我找你是看得起你,进了夜场上班,能有几个干净的?”

“少给老子装清高,今天不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我就投诉你!”地下势力的暗帮老三,拽着方媛的手臂,就准备往楼上拖。

夜场的三楼,就是酒店式房间。

方媛吓得眼泪哗哗掉,她真的以为......以为只是陪陪酒、唱唱歌,可是现实告诉她.......这里是如此地残忍!

“我不想去,我不能背叛我男朋友。”

“求求你放过,过......”

就在方媛绝望无助的那一刹。

方媛的目光猛地扑捉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看清了那女生的侧颜,方媛瞳孔一缩,整个人都僵住了.......

“是......是你!”

方媛震惊地出口。

坐在沙发上的女生,正微笑着抬头,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着自己,那种眼神,特别刺眼,刺得方媛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是现在......

能救自己的人,只有这个女生!

方媛咬了咬牙,像抓到着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地挣脱暗老三的囚固:“救救我。”

“这夜场的经理骗了我男朋友。”

“他们......他们想让我当陪睡小姐,这里只有你能救我了,求你......”

的确。

这里,能救!或者说敢救方媛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权谨!

在方媛的眼里,权谨是封疆总部xz直系管辖的军区队长,别说是在下等世家的面前,就是在顶级世家里面,都能说得上话!

可是?

权谨会替方媛说话?

“权谨,你认识她?”五号考核员那赤裸裸的目光,落在方媛身上。

被唤作权谨的女生正悠然自得地撑着下巴,露出黑亮璀璨的眸子,她披着一件黑色的短外套,外套刚好遮住了上衣露出的腰。

权谨那疏离又冷漠的目光看了方媛一眼。

应了句:“认识啊。”

“对,她认识我的,认识我,你们不能抓我......”方媛心里落了一块大石地说。

可还没等方媛高兴完。

权谨又补上了一句话,那是一句,方媛最不愿意听到的致命话:“不就是夜场的陪睡女吗?难道还有别的身份?”

“噗嗤!”五号毫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他看得出来。

这个叫方媛的女人,应该是见过权谨的。

可能在之前,得罪过权谨。

但是现在见到了,又不要脸地朝权谨求救?权谨是什么样的一种性格,五号不是很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

绝不善良!

“贱人——”

“啪——啪!”

暗老三本来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见到方媛朝贵宾区跑去,他都差点跪下求饶了,但是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认识方媛。

这下,可惹火了暗老三。

他冲上前就拧着方媛的头发,照着脸,狠狠就是几个耳光。

“妈的,得罪了贵宾,我他妈弄死你。”

“进了夜场还敢装什么装?为男朋友守身?啧,都是你男朋友亲手把你送进来的,贱人,给老子走!”

暗老三拖着方媛就准备往三楼走。

可是方媛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权谨这根救命稻草?她哭得梨花带雨地朝权谨道歉:“今天的事,是我的错,是我错怪你了。”

“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救我是你的责任。”

“你不能袖手旁观.......”

听到这诡异的话意。

五号考核员转头,有些疑惑地看着权谨。

责任?

什、什么意思?

暗老三狠狠地拖着方媛的头发,眼见就要上自动楼梯,方媛惊恐地抖着身子,朝权谨咆哮道:“.....你不能这么对我!”

“你明明就认识我。”

“我求求你了,只要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听闻。

坐在原地无动于衷的权谨忽然站起身来,在暗老三那心脏咯哆的注视下,权谨伸出修长白净的手,悬在半空中。

那一刻。

方媛仿佛看到了无尽的希望和光明。

可是下一秒,那个带给她最后一点希望的女生,就朝着暗老三特别冷酷地挥了挥手,微笑着说:“祝你玩的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