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冥妻老婆

第一百六十四章吐血

作者:马上云飞 字数:2479 时间:2020-03-26 19:41

师傅第一次这么凶我。

跪下后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把头抬起来,孬了?”

师傅说话的声音不大,甚至感觉不到他在吼。

但是他现在有多生气我很清楚。

把头抬起来,看了他一眼就把眼睛移向别的地方了。

“看着我,你不是挺牛的吗?直接带着人去人家别墅抓人质,很牛啊,师傅都不敢那么做!”

“师傅,我错了,你打我吧。”我蔫了。

这次确实是我太冲动了,自认为考虑的很周全,计划的很详细,其实现在想想就是太天真了,我低估了人心的险恶,低估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为了自己的私利不顾他人的生命,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至亲,这样的人其实有很多。

“打你?你翅膀都硬了师傅还敢打你吗?来,给我说说当时你是怎么想的这个办法,说的详细点,我得学学。”

“啊?师傅,你还是打我一顿吧。”

我当然不愿意说,这就像一个污点,本来抓的是一手烂牌还在那洋洋自得说能通杀,给人看了一场笑话。

这样的事一辈子都不想再提。

“说啊!”师傅提高了音调。

我只能硬着头皮来了一次脑回路,把当时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师傅居然一直都没打断我,我全部说完了他才开口说话。

“你这个想法的出发点是对的,但是你错误估计了敌人的实力,也错误估计了他的地位和重要程度,如果……”

师傅没有骂我,而是从头到尾给我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我的计划可行性在哪,缺点在哪,疏漏有多少。

这是在指导我额。

一开始我还有点紧张,担心师傅会怎么惩罚我,后来认真听,总结这次失败的经验和教训。

师傅不愧是当过很多年队长的人,他在分析中不止一次提出了怎么才能发挥团队成员最大的能力,用各自的优势去填补劣势。

“听明白了吗,还有什么想问的?”师傅说道。

我确实有几个问题想要问,因为几处我和师傅的想法不同,有我自己的考虑。

最后确定没有了,我以为师傅就让我站起来了。

结果他居然让我和他打一架,而且必须用出真本事!

“师傅,你别闹了,我怎么打得过你。”我有些无奈。

“连我你都打不过还怎么去干大事,你以为成立一个门派那么容易吗,最大的前提就是你这个创建者要有强大的实力,这样手下才会服你,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刘淼和于明那样无条件的支持你,你要弱了人心早晚会散,只要让那些普通的手下仰慕你,他们才会心甘情愿的凝聚在你的身边,听你的指挥,谁也不愿意出去让别人说你们门主就是个垃圾,要是没有身边的人早就完蛋了!”

师傅话说的不好听,但是事实如此。

既然这样,我就认认真真的和师傅打一场,我也想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水平了。

“师傅,得罪了!”我站起身,摆好了架势。

师傅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有点斗志了,让我看看你跟着我学了两年多到底什么样了,别藏着掖着,底子都拿出来。”

“好!”

我说完就拿出了一张符,同时一只手开始凭空画符。

师傅速度很快我是知道的,但是我的速度也不慢,我想知道现在和师傅比我是不是能在速度上占据优势。

我在念咒画符的同时师傅也开始了,我们两个几乎是同时打出去的,但是我一直盯着师傅的手看,他比我打出的速度快了能有一秒钟的样子,这一点我终究是弱了一些。

两张符碰撞在一起,没有对谁造成损伤。

但是我凭空画符已经好了,速度比师傅快了不止一秒。

因为我的符先打出去的,所以两张符在靠近师傅的一侧爆开了,师傅退后了几步。

“很好,用你的优势对我的劣势,实战经验有了。”师傅很满意。

还不止这些,我和师傅分别打出了不同的符,速度有快有慢。

但是渐渐的师傅的速度跟不上我了,他毕竟年龄在那里,精力没有我旺盛。

我停了下来。

“臭小子,比我现象的好,符咒术算你合格了,再让我看看你的腿脚功夫吧!”师傅说着先一步冲上了上来,飞起一脚就踹向了我,我用手拦了一下,退后,然后侧身,马上进行攻击。

师傅也躲开了。

因为我们都练有缩骨功,身体的柔韧度很强,一些正常人无法完成的躲避和攻击动作我们都能去尝试。

虽然我现在没有师傅练的那么成熟,但是四肢已经很灵活了。

一来二去我居然和师傅打了一个平手。

我总觉得师傅好像在故意让着我,但是看他出手的动作又不像。

难道师傅真的是岁数大了身体不如以前了。

我本想停止的,因为对战的时间越长师傅越不占优势。

如果眼前是我的敌人,这就是我最大的战斗本钱,可是这是我师傅,切磋功夫不是要下狠手。

“师傅,停下吧。”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怎么,怯场了,要认输吗?”师傅没有这个打算,反而攻击又加速了。

我也想挖掘自己的潜力,同样加快了速度。

人的潜力是没有极限的,这个我深有体会,被逼到绝境的时候爆发的能量就是突破的契机。

不破不立。

可是,就在躲避师傅的一次攻击后我进而马上踢腿攻击的时候,师傅居然没躲开,我一下就踹到了他的肩膀上!

“噗!”

师傅居然吐出了一口血,身子一晃就要摔倒。

我赶紧停手扶住了师傅,结果他又吐出了一口血,脸色白的和纸一样。

“师傅,你怎么了,我马上打救护车!”师傅的样子给我吓到了,我踹的是他的肩膀,不是胸部附近,师傅突然吐血一定是之前就受了内伤。

该死的,我怎么这么蠢,师傅把苗兮救回来肯定不容易,动手是一定的,我居然没意识到。

“小辉,我没事,就是之前受了点伤,看来真是岁数大了,我……”

师傅话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