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冥妻老婆

第一百六十五章鬼门关走一遭

作者:马上云飞 字数:2556 时间:2020-03-26 19:41

打了救护车,我把师傅背进屋里放在炕上。

师傅的情况很不好。

我不是医生,只懂得一点简单的急救措施,师傅的伤明显是在里面。

摸他的脉搏,越来越虚弱,这样下去,我不敢想……

救护车到这里最快也得二十分钟,我担心师傅挺不过去。

让我觉得恐怖的是师傅的印堂居然出现了黑气,里面还有很浓的红色的血光!

这是有生命危险的征兆。

怎么会这样,师傅受了这么严重的内伤他自己没有感觉到吗,为什么还要和我比试。

眼看着师傅的生命力一点一点流失,我感觉自己都要疯了,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

就在不久前,师傅执行任务被江姐救回来之后躺在医院昏迷,医生说可能会植物人,我就吓得要死。

虽然后来证实那是一个假冒伪劣,并不是师傅本人,但是也真的狠狠的吓了我一次。

可是现在眼前的师傅是真的,他真的要死了,就在我身边,可我却无计可施。

“师傅,你挺住,师傅,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我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是依然改变不了什么。

如果师傅就这样去世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小辉,你别着急,你不是还有救命的丹药吗,三师伯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把人救回来!”刘淼姐说道,她提醒了我。

“对啊!”我太着急乱了方寸,居然把这个忘了。

“幸好有你!”我忍不住抱了她一下,虽然她是鬼修,但是现在抱着也能感受的到,她这句话说的真是太及时了。

找出丹药,我给师傅服了下去,等待奇迹的发生。

很快,就有效果了!

师傅印堂的黑气由浓转淡,然后渐渐的消失,脸上也恢复了血色,脉搏居然恢复正常了。

果然是珍贵的丹药,师傅的命暂时保住了。

我忽然感觉浑身无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辉,你怎么了,没事吧!”刘淼姐吓了一跳。

我摆摆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放学回家进入道观,我这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让我缓一会就好了。”

“那不是还有一颗丹药呢吗,要不你也吃了吧。”她说道。

“那怎么行,这是救命的丹药,一共就两颗。现在掌门人一年也炼不出来一颗,大师兄那么强现在都炼不出来这样的丹药,我就这么吃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刘淼姐不放心,让我不要坐在地上,容易着凉。

救护车来了,把我师傅送进了医院,检查是内出血,需要马上动手术。

看医生的表情,他的意思就是我师傅依然很危险,生命危险,因为内出血会有诸多的不确定性,如果血液进入气管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可能会引起堵塞,窒息,很多并发症。

签了字师傅就被推进了手术室,我和刘淼姐在外面等待结果。

拿出手机想给于哥打电话,不过电话刚拨出去我就挂断了。

他来了也是得等,他要处理的事也不少,我还是别打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的灯一直都亮着。

幸好有刘淼姐在我身边,不断的安慰我。

丹药虽然有奇效,但是师伯给我的时候也说了,可以保命,也得尽快救治,不然到时候一样会死,丹药保住的是生命元气,是灵魂,并不能让躯体上的伤完全恢复。

足足过去了五个小时的时间,手术室的灯才灭了,我蹭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差点和推门出来的医生撞上。

“医生,我师傅怎么样了?”急着问道。

医生摘下口罩,也是松了一口气。

“放心吧,性命保住了,这老人的生命元气真的很强,换了一般的人估计医院都没到可能就会出现意外,我做医生几十年了,第一次见到!”医生说道。

听到医生说的话,我放心了,师傅又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这是弹药的效果。

“谢谢医生,我师傅醒了吗?”我又问了一句。

“暂时还没有,等麻药的劲过了就能醒了,估计还得等一两个小时。”

师傅毕竟是受的内伤,得在医院慢慢修养,从手术里推出来,进了病房,我把一切手续都办好了才给于哥打电话。

在他和于叔叔来之前师傅也已经醒了。

“我没事,你们该忙就去忙吧。”师傅说道。

“师傅你别再挺着了,如果不是三师伯给我的丹药,你现在还不定怎么样呢!”

师傅总说我自己要小心,注意身体,把自己给忘了。

“你给我吃了一颗丹药?”师傅问道。

“嗯,幸好有那颗丹,才保住了你的性命,当时我急的都忘了,刘淼姐提醒了我,不然后果……”

我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

其实我很少哭的,但是一想到那种危险的情况心里就怕的要死。

和同龄人相比,我过早的尝到了离别之痛。

这没有让我适应,却是更怕了。

“守一先生,你也得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小辉还小呢。”于叔叔说道。

师傅摇摇头,“我要早知道这么严重肯定早就来医院了,是没有料到而已,果然是老了,身子骨大不如前了。”

本来我想在这里照顾师傅的,反正我上学也是经常请假,都习惯了,自学也行。

可是师傅不让,非要我正常上学。

我也无奈,只得给他请了高护。

关于这次事件,其实我还有疑问没和师傅说,想来也不是特别着急的事情,等他身体恢复一些再说吧。

医生交代不让师傅太劳神,需要静养,这样才有利于恢复。

我在学校上课,隔几天就去医院看看师傅,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如果说有事,就是我和苗兮吧。

因为想要刻意回避,所以我私下和学校联系,把苗兮分到了和我不同的班级,她有时候会来找我,我基本都是找各种理由拒绝的。

渐渐的,学校里就传出了风言风语,本来我不在意这些。

可是却有人找上了我麻烦。

一天放学,我正在往家里走,在前面林子里出来了四个人,我只认识其中一个,初三的一个二流子,听说都留级了三年还没升高中。

我没有理会,准备走过去。

可是他却拦在了我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