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家有了小少主

二叔公你变了?

作者:凝笙七爷 字数:3475 时间:2020-03-27 07:36

江厌离:诶呀,阿羡和阿澄还真是好看啊,今天。

魏无羡:嘿嘿嘿

江澄:我一直很好看的。

江澄和魏无羡听了江厌离的夸奖,都不由得害羞到脸红了。

虞紫鸢: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虞紫鸢:一个两个,让你们去拱白菜,你们反倒还被白菜给拱了,丢不丢人啊!

江澄:。。。

魏无羡:。。。

魏无羡和江澄无语了,当年他们俩拱白菜的时候,也没有想到白菜会这么强啊?蓝家的白菜不好拱。

藏色散人:哎呀呀,紫鸢,别生气了。再说了,咱们家的这两头猪把蓝家最好的白菜给拱了,你看把蓝启仁那个老古板给气的。

虞紫鸢:他还嫌我们江家的猪把他的白菜给拱了,明明都是他们家白菜先动的手。

江厌离:好了,阿娘别生气了,今天阿澄和阿羡大婚,咱们还是快点儿给他们梳妆吧,不然待会儿就来不及了。

三人这才安静下来,仔细地帮魏无羡和江澄梳妆,而此刻,姑苏双壁这边。

聂明玦:恭喜了二弟,待会儿一定要陪我喝两盏。

蓝曦臣:这……云深不知处,不可饮酒,我……

聂明玦:怕什么?蓝老先生不是闭关去了吗?

蓝曦臣:那好吧。

聂明玦:好!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聂导:恭喜含光君和泽芜君。

蓝忘机:嗯!

蓝曦臣:怀桑也来了?最近过得还好吧?

聂导:还好……

聂明玦:一天天到晚,一问三不知,看着我就来气。

聂明玦啊!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的存在才影响了你弟的发挥呀!有你这么霸气威武的哥在,他怎么敢显示自己的能力呢?

金子轩:看来大家都来了啊?

蓝曦臣:金宗主……

蓝忘机:。。。(读弟机在线翻译:好烦想见魏婴。)

金子轩:哈哈哈,想当年魏无羡和江澄两人那么豪横,如今却横不起来了。

说实话金子轩你也没好到哪里去,你还记得当初是谁说的:我不喜欢江厌离,转角又说:不是的江姑娘,不是我母亲的意思,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让你留下来的……你明明才是真香居士,今天还敢在这里如此洒脱,要是让魏无羡和江澄二人知道了,我觉得今天得多道菜:就叫炸金孔雀好了。

蓝曦臣和蓝忘机这边忙着招客,蓝兮玥,蓝景仪,蓝思追和金凌四人去打牌打得不亦乐乎。

蓝景仪:话说婚宴该开始了吧,咱们确定还在这里继续打吗?

蓝兮玥(幼时):说的也是,要不咱们……

蓝兮玥正想说去婚宴那边,旁边却突然闪出了一个人,打断了她的讲话,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二叔公蓝启仁。

说实话,他的出现着实吓了大家一大跳,四人慌忙起来行礼。

蓝思追:见过先生,先生,您不是去闭关了吗?

蓝启仁:闭不下去,越闭越生气,我的俩棵大好白菜呀,就这样被拱了。

说实话,其实蓝启仁也是那种口是心非的人,蓝曦臣和蓝忘机是他见着长大的,如今他们大婚,作为叔父,也应该为他们高兴。

蓝启仁:你们四个都是在做甚?

蓝景仪:我们……

完了,完了,云深不知处是禁止这类玩意儿的,看来要抄家规了。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

蓝启仁:来带我玩玩。

金凌:嗯?蓝老头儿不是脑子被气傻了吧?(小声bb)

蓝景仪:我哪里知道?(小声bb)

蓝思追:你们俩别聊了。

蓝启仁:怎么的看不起老夫?怕老夫不会玩儿吗?

蓝兮玥(幼时):没有,没有,我们怎么会看不起二叔公呢?来来来,咱们一起玩啊。

好吧,看样子婚宴是去不成了,只能在这里陪着蓝启仁打牌了,难得今天他网开一面,允许大家违反家规,还不带罚的,现在他自己也违反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于是乎情况变成了这个样子。

五个人在这里打牌,其余的人全部在正房那边喝喜酒,声音特别闹腾,听着就知道场面一定很糟糕。

但其实,真正的场面比他们想象的更糟糕,蓝家的弟子们全都喝得酩酊大醉,其他家族的人也都喝得醉醺醺的,聂明玦还一直给蓝曦臣和蓝忘机二人灌酒,此刻这俩人也是醉的糊涂得不要不要的,还好蓝启仁没过来,看这情况,如果有救心丸,也不一定能救他。

而一会儿之后,姑苏双壁便朝着自己的媳妇儿去了。

寒室和静室里,魏无羡和江澄两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魏无羡:蓝湛怎么还不来呀?我好无聊哇!

“砰”的一声,门被打开了,蓝忘机进来了,径直走到魏无羡面前,挑开了魏无羡的盖头。

魏无羡:当当当!蓝二哥,你看我今天好看吗?

咦惹,羡羡你这是作腰的节奏啊!

蓝忘机:好看!额!

说话艰难忘机一把扯下了头上的抹额,三两下便绑在了魏无羡的手上。

魏无羡:等等等,蓝二哥哥,我还没准备好。

蓝忘机早已醉的不省人事了,什么都没想,直接就上了,没错,接着就是各位观众老爷们瞩目期待的“天天”,由于本人害怕官方,所以就不写出来了啊,请自行脑补。

魏无羡:蓝湛,你轻点啊!床要塌了,疼疼疼,你慢点儿。

而此时江澄这边,其实从刚才成亲的时候,他就感觉非常不好意思,自己戴着盖头穿着嫁衣从其他宗门面前过去,真的太丢人了,魏无羡那家伙倒是一脸兴奋,真让人无语。

江澄:蓝曦臣你这家伙怎么还不来啊?这玩意儿顶在脑袋上很重的好不好?

说实话,江澄现在有种把盖头直接扯下,凤冠砸的稀巴烂的冲动,但他还是强忍下来了。

蓝曦臣:晚吟~

蓝曦臣走进房来,走到江澄面前,掀开盖头。

蓝曦臣:晚吟,今天真好看,好美。

#江澄:你要是觉得好看的话,就让你多看一会儿,就一会儿啊。

江澄的脸红透了,转过头去不再看蓝曦臣,但感觉蓝曦臣说话的语气有点怪怪,便又重新把头转了回来,才发现他喝醉了。

#江澄:卧槽!醉成这样,你给老子好好躺在这里,我去给你找点醒酒的东西。

江澄把蓝曦臣按在床上,从头上扯下凤冠之后,便想从房间出去,却被蓝曦臣一把抓住,压在了身下。

#江澄:蓝曦臣你疯了!从老子身上下去,唔,嗯……

咳咳咳,拉灯睡觉

但是,此刻蓝兮玥这边

四人都顶着黑眼圈,东倒西歪地靠在对方的身上。

蓝启仁已经拖着他们打了好几个时辰的牌了。

还越打越来劲儿,尼玛!二叔公你快放过我们吧!我想睡觉啊!

我算是知道了,蓝启仁这纯粹就是靠打牌来解气呀!这倒是苦了蓝兮玥他们了:二叔公你变了。

那一天,蓝兮玥暗下决心:本小姐以后再也不打牌了,天啊,谁来救救我们啊?

作者有话说。

凝笙七爷:对不起啊各位,由于本人今天忙作业去了,所以更晚了点,希望大家不要生气,所以我今天写了两千字,希望大家能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