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世人皆爱清菱仙君

重逢-前

作者:不理猫猫 字数:2292 时间:2020-03-27 07:35

姜子灵今日打算出来买点东西,就见远处围着一群人在议论纷纷,好不热闹。

心下好奇,也微微上前。

才刚刚往前走几步,一阵花瓣雨飘飘然然的落下,场面壮观美丽。

姜子灵停下脚步,任花瓣在她头上,肩上一一滑落,同样与旁人注视着那道蓝色的身影。

蓝忘机突然心领神会的转身,果真见姜子灵在不远处看着他。

二人相望无言,默契的没有开口说话,互相打量着对方过得好不好,良久,蓝忘机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姜子灵亦对他盈盈一笑。

魏无羡顺着蓝忘机的视线看到姜子灵,当下面上一喜,迫不及待的冲上去抱住她。

魏无羡:小仙子阿羡好想你啊,你知道当时你离开的时候阿羡有多伤心嘛。

姜子灵回抱住他,将头靠在他肩上,突然身心都放松了,这几日她实在是有些累了。

姜子灵:我也好想阿羡,好想你们。

魏无羡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小仙子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姜子灵:谢谢你,阿羡。

说完退开他的怀抱,与聂怀桑蓝忘机打起了招呼。

姜子灵:聂公子,忘机,好久不见。

聂怀桑:姜姑娘好久不见啊。

蓝忘机:嗯。

突然,蓝忘机腰间的包囊急剧晃动起来,几人对视一眼,跟着阴铁的指引前往莳花女的住处。

赶到时却只见一朵凋零的花,四下寂静,空无一人。

姜子灵捡起地上的羽毛细细研究,聂怀桑见了,说到。

聂怀桑:这不是枭鸟的羽毛嘛,听说枭鸟是岐山温氏二公子温晁养的一只凶宠。

几人听了,心下明了,看来温氏比他们还先了一步,必须得加快步伐赶路才行。

待姜子灵收拾好包袱,众人便忙不停歇的赶路,一路上,魏无羡也给姜子灵和聂怀桑说明了阴铁的情况。

听着魏无羡口中的阴铁,姜子灵的潜意识告诉她,这是一个事关重要,甚至可以扭转结局的东西。

可是有什么结局呢?近日总是频繁的对某些东西好像有别的不一样的认知,都可能跟她的记忆有关,但是这种虚虚飘渺抓不住的感觉,着实烦恼。

姜子灵拿出刚才捡起的枭毛,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微微握紧拳头,再一张开,那枭毛已化为灰烬。

走到一处名为大焚山的地方时,天色渐晚,正巧在路边遇上了一位老婆婆,魏无羡连忙跑过去搭起话来。

魏无羡:婆婆,我们路过此地无处可去,能不能在这里借宿一晚啊。

那婆婆却没搭理他,嘴里念叨着什么东西。

姜子灵摘下腰间的香囊走上前,拿到婆婆的面前,让她吸入一点香气,那婆婆眼里才恢复一丝清明,起身招手示意他们跟上。

聂怀桑:哇姜姑娘你这是什么香囊啊这么管用,能不能告诉我配方啊,我好拿来保命用。

姜子灵无奈的笑了笑。

姜子灵:聂公子,它并不能保命,唯一的用处不过是能让人在迷瘴或意识混乱的时候恢复些许清明。

姜子灵:且这是一位重要的故人送的,我也不知道如何调制。

聂怀桑听了只能惋惜的叹了口气。

跟着婆婆来到了一处叫天女祠的地方,这里看起来已经荒废了很久,聂怀桑还说那尊雕像笑得他心里发毛,不过累了许久,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姜子灵见他睡着前实在是害怕,只好坐在他身边护着他,不过闭眼休息了不过一刻钟,就被一阵动静给吵醒了。

只见原本在祀台上屹立不动的舞天女,此时正巍巍颤颤的向他们袭来。

蓝忘机和魏无羡当下就冲上前去拿出武器与舞天女对打起来。

姜子灵急忙拿起承珞起身,刚想飞身出去,聂怀桑连忙抓住她的衣角。

聂怀桑:姜姑娘你别走啊,我打架方面真的是个弱鸡啊,拜托能不能留下来保护我啊。

姜子灵无奈,在他周围迅速设下一个结界。

姜子灵:放心,这下她攻击不到你了。

见聂怀桑松开手,这才祭起承珞,往舞天女身上刺去。

只是这舞天女为顽石所化,根本伤不着她。

蓝忘机腰间阴铁隐隐又晃动了起来,几人看向舞天女,果然在她胸口处见到了一个缺口,三人福至心灵,默契的对视一眼。

魏无羡手上飞快射出一根白线缠住舞天女的左手,蓝忘机也使出弦杀术紧紧扯着她的右手,待她动弹不得时,姜子灵连忙飞身上前,握着承珞一剑刺中她的心脏。

舞天女的表情即刻变得扭曲,三人见此,合力把舞天女封印起来。

待四周重新恢复寂静,聂怀桑还沉浸在姜子灵英勇的身姿里,两眼发亮的凑上前,讨好的笑到。

聂怀桑:姜姑娘,我以后就是你的跟班了,我给你端茶倒水都行,我手下的聂家弟子也归你用,只劳烦你保护好我的小命就行。

姜子灵闻言无奈的点点头,又转开视线失笑起来,聂怀桑这幅眼巴巴的样子,实在是好笑得紧。

魏无羡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此时却也有些累了,懒得吐槽。

蓝忘机:无聊。

【各位姐妹麻烦康康我的最新评论,留个言,参与一下啊喂】

【卑微作者在线求求各位姐妹康康评论,留个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