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大人不会死于中二病

第十章 动手

作者:达丽卡 字数:4004 时间:2020-02-22 17:32

“魔法拳套,魔法附加的内衬,大概是石肤术,那个人应该是这里的保镖头领。”

看似随意享受酒水的来枫并未闲着,无所事事只是伪装他和琳一直在暗中观察,不到片刻便察觉到了隐藏在人群中的保镖。

当然也发觉了赌台上的秘密,那些牌具和庄家身上都有着轻微的魔力波动,显然是在用魔法出千,而且无一例外。

“这样不明不白的上去岂不是必输的局?”

“呵呵呵,真是因为必输的局才有趣啊。”

琳的声音似乎很兴奋,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气氛跃跃欲试的想要上桌,就在这时內娅回来了。

“主人。”

“唷......额?”

来枫正欲吩咐忽然发觉內娅也大变样了,黑色的背心白色的衬衣,笔直的修身长裤,一下子变成了帅气的小姐姐。

“你为什么穿着那帮侍者的衣服?”

“只有这些。”

那里是侍者们的休息室当然只有这些东西。

“也好,来拿着这个跟在我后面,当个服务生。”

来枫拿起身边的盘子放在了內娅手上,随后将自己没喝完的葡萄酒放了上去。

“别让它洒了。”

內娅一如既往的点点头,就像机器一样接受所有的命令,随即跟在了来枫的背后。

也许是走的太过突然,盘上的酒杯忽然微微一斜,內娅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匆忙停下脚步扶稳了酒杯,试图掌握好托盘子的正确姿势。

但见来枫已经甩开了一段距离,只好扶着酒杯笨手笨脚的追了上去。

“这个看上满有趣的,算我一个。”

来枫大大咧咧的往台前一站,随手将钱袋倒得一枚不剩。

生疏的面孔让坐庄的侍者不禁眉头一皱,看到那一堆不怎么干净的银币,自然是明白了的露出了笑容。

那家伙又让穷鬼过来赚钱了,不过他比尔森的钱可没那么好赚。

“这位新客人手气不错嘛。不过数局就翻了好几倍,要不要再来?”

老规矩先让对方赚一点,等差不多了再动手。

比尔森将暗藏着魔法的色子在不知不觉中替换掉了蛊中的普通色子。

“不,不用了。该去别的桌玩玩了。”

比尔森鸡贼,来枫更鸡贼,得到琳的提示后便立即下桌了。

“嘁。”

比尔森不由得瞪了一眼离去的来枫,

这小子除了刚开始梭哈的全部赌金,后面都是几十十几的出,虽然吐出了点但是实际上本金还是翻了一番。

如此一圈下来,基本每个桌子都被来枫光顾了一同,原本几十的银币变成了上千,直接兑成了一枚金币。

金色的钱币在空中荡出好听的声音随后落入了来枫手中,那些藏在人群中的保镖一个个开始朝着出口走去。

这小子赚得太过分了,在他离开时必须给与警告。

不过来枫的胃口可不止这么一点。

“喂,你。我要一对一。”

来枫晃了晃夹在两指中的金币,对着比尔森发出了挑战。

“呵。你上头了,明白么?”

比尔森的嘴角翘了起来,他是这里最好的摇色师,同时也是眼光最为毒辣的人,他已经看出来枫的眼中只有继续赚下去的欲望。

刚才这句劝说的话就像是抛进油锅里的水,让油沸腾的更激烈罢了。

“在你的桌上我的运气最好。没准我是就你的天生克星。”

来枫竖起着手指在比尔森面前坐了下来,随即将金币放在了桌上。

在桌的玩家识趣的退了下去,一个个期待的看着比尔森,敢于单挑庄家的人可不多见。

“客人,你这么可不准确,赌博可是有技术的事,仅凭运气你会吃亏的。”

比尔森笑了笑,理了理颈上的领结,随后目光一转凶厉。

“普通的玩法没意思,大家都在期待着,要不要试试我们赌场的特殊玩法。”

“当然,给我来最刺激的。”

来枫当即来了精神,随即一弹响指表示乐意奉陪。

“死亡十二连庄,每一局的赌金都是上一局的翻倍,即便输了也不可以下桌,一直赌到底才可以。”

比尔森皮笑肉不笑的说出了最疯狂的赌局,身为王牌的他不可能输的。

“若想下桌,必须得留下价值相同东西。”

“比如?”

“眼睛,胳膊,你身上有用的东西都能按照价位来。”

內娅当即丢下了手中的托盘,作为守护天使她敏锐的觉察到了来自周围的敌意。

“真可怕。那么开始吧。”

来枫看似紧张的松了松衣领,但是浑身完全看不到一丝怯意,莫名的自信充斥在身体里。

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比尔森见得多了,那些最终一无所有的赌鬼在他面前时常露出这副疯狂。

“那么开始了。”

伴随着色子进入蛊中的声音,一场豪赌拉开了序幕。

一连九场,来枫无脑的下法都获得了成功。

来枫不由的暗中惊叹,琳好像真的逆转了他的霉运。

“看起来我真的是你的克星,你们还是放弃吧。”

来枫看了一圈自己身边的黑衣人,他们正在陆续劝赌客们离开。

“继续。”

比尔森还是那个比尔森,没有一点的迟疑和犹豫,将色子丢入了蛊中。

“这一局我压大。”

来枫笑着将眼前的金币全部推向了前方。

“呵。”

比尔森随即摇起色子,在那谁也看不见的蛊中,色子发出了微弱的光芒,刻在内部的符文开始发挥它的作用,将想要的那一面翻出。

“你完了,明白么?”

冷酷的声音从比尔森的口中发出,随后缓缓的抬起蛊筒,随即他眉头一皱,不可思议的倒吸一口气。

“喔哦,十六点。”

掩饰不住的惊讶和疑惑写在脸上,比尔森搞不懂自己使用了无数次的魔法居然失效了,他明明是操控出小数来着。

“为什么?!”

比尔森慌忙的捡起色子,又看看了掌心暗藏的符文,全部都没有问题,那么哪里出错了?!

“啊,是啊,为什么结果会反转呢?。”

来枫搭着手掌不急不忙的附和着,实际上早已看破了比尔森的那点小千术。

“不过是稍稍逆转了一下它们魔力作用的方向罢了,一变成六,三变成四,谁让它们刚好在各自的反面呢?只要在黑暗之中我就能操控。”

琳嘲笑着慌忙检查着色子的比尔森,凡人们永远不会理解她作为逆神的力量会有多么可怕。

“还要继续么?”

这一次轮到来枫追击了,比尔森惊讶的抬起眉毛,冷汗开始不停的从额上渗出。

“当然!”

片刻后,比尔森无力的撑着自己的身体,汗水如同于雨一般落在桌上,而他的眼前是大笑着的来枫。

又失效了。

他自信无比的魔法色子又失效了,又出现了相反的结果。

但是这不是重点,让来枫从一金币赚到上百金币的过错足以让他死上好几次,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彼尔德家族定会在今晚除掉他。

“可以了,比尔森,这件事让我们处理。你老实认错就可以了。”

站在一旁观看的保镖也看不下去了,急忙凑到比尔森身边提醒道。

“不,我要跟他赌下去!”

比尔森用力推开凑过来的保镖,将如同水淋过的头发重新理顺。

比尔森知道自己上头,但是他还有着自信。

只见比尔森捏碎了掌中的魔法色子,这一刻他终于端起了认真的态度面对来枫。

“我明白了,这些小伎俩只会被你利用。不过我要你知道,这个西部领。不!这个世界!我都是最强的赌徒。你前面的胜利不过是我操纵的结果!”

一连九场,来枫那种随意的下法都获得了成功,倘若全部归结于运气就大错特错了。

这一切都是比尔森的技巧。

他是名副其实的色子大师,每一次都能摇出他想要的点数,不需要任何千术。

一切都是为了将赌局拉入万劫不复的回合,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两局翻了车。

“你准备好面对真正的赌局了么?”

比尔森将普通的色子放入了蛊中,目不转睛的盯着来枫。

疯了,比尔森疯了,居然捏碎了魔法色子,这下必输了!

围观在旁边的保镖们只有这一个想法,保镖头子见此不由得从人群中退去,急忙去见老板彼尔德。

“来枫,他认真了。”

琳少有的认真了起来,拼出全力挑战她的凡人都会得到她的尊敬。

“那么我们也用全力。”

来枫微微一笑将意识集中在了不断晃动的蛊筒中。

比尔森心中顿时一惊,为什么突然听不到色子碰撞的声音,为什么完全感觉不到色子碰撞时的震动,仿佛在摇空气一般。

原因很简单,来枫早已意识到比尔森利用震动和声音来确认点数,那么就将所有的力道声音方向逆转,不让它们传递到比尔森手中。

就算这样,比尔森还是在奋力摇着,他在利用肌肉记忆和感觉,但是这样真的有用么?

“啪!”

蛊筒稳稳的立在了台桌上,比尔森的面容如同死灰一般,仿佛抽空了所有的体力。

完全感知不到,完全施展不出技巧,现在只能凭运气说话了。

“那么我要开了。”

看了半天没有动手的比尔森,来枫等得不耐烦了,只要有琳在他就不可能输的。

就在此时意外出现了。

“就是你小子来我们这惹麻烦?”

原本还在私人间中等待离开的彼尔德抽着粗大的雪茄走了下来,在他身后还跟着数名黑衣人。

“怎么了?不想愿赌服输么?”

来枫明白,该来的都要来,来这里赚钱的他从未想过平平淡淡的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