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太强被神罚变成罗莉

我哥忽然变好了?

作者:三丝 字数:3817 时间:2020-02-22 15:31

酒足饭饱后已经是晚上了,秦平沈云再次借着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忙急匆匆地走掉。

说实话,如果不是自家小闺女刚刚康复回家,夫妻二人其实是很少回家吃饭的,就连睡觉也是睡在公司里。

闲来无事的秦月瑶也是慢栽载地往自己房间里走。

“啊~啊~啊~”

嗯?什么声音?

缓缓地循着声音来源走到了秦子锡的门前。

难道这个老哥在家里藏了女人?

爬在门上听过几分钟后。。。嗯。。确定了。。。是在看小儿不宜的东西。。

秦月瑶原本那雪白的小脸顿时红了起来。

感到面部有些炽热的她迅速用手摸了几下小脸。。。

Woc,爷为什么听着这种声音会脸红。。。。想当年虽然爷虽然没老婆,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为了家庭和睦。没错,就是为了家庭和睦,秦月瑶不知从哪找来了一张纸跟一支笔。

写下了几个大字,在悄悄从门缝底下塞到秦子锡房间后,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离开了。

“哥哥呦,注意身体,小姐姐随时可以有,但自己身体只有一个!TAT”

至于秦子锡什么时候才能看见,那就不管自己事了,反正现在肯定是不会发现的就对了。

回到房间的秦月瑶刚躺在床上准备舒舒服服地睡一觉,电话响了起来。

“谁啊,扰人清梦,罪无可赦!”

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在眯着眼将电话接了起来。

“妹~妹~啊,你这接的有点慢哎。”

接通电话,一股满是怨妇气息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额。。这老姐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老姐啊,有什么事吗?”

“有点小事,就是问问你想上那个学校。”

“什么上学?我什么时候说我要上学了?我都多大的人了,跟那群小屁孩坐一块学习有什么意思。”

学习是不可能学习的,这辈子不可能上学,只能在家咸鱼才能勉强生活。

没错,用现代的话说我一个死肥宅怎么可能想去上学!

“可你不是说要过秦月瑶的生活吗?你不去上学怎么过她的生活?”白染。

额。。好像也是啊。。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去秦子锡那上学吧,正好能管管他。

好像是叫。。。龙湾一高?

“那就去龙湾一高吧。”秦月瑶思索片刻便答复道。

白染在另一头则是额头一黑,,你丫的想去就能去吗,你丫的能通过考试吗!

“所以,你对自己的学习成绩什么有信心喽,妹妹呦。”

什么学习成绩?那是什么鬼东西,。

在白染好心的解说下,秦月瑶终于明白了原来上龙湾一高还要比较好的成绩才行。

对于这个空白历史一千年的秦月瑶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而白染还非常正事地说,这件事要自己努力,别指望别人帮忙。

在相互协商后,白染最后答应派一个小姑娘来教自己学习,顺便跟自己一块上学的同时保护一下那个小姑娘的安全,然后在开学前提供一个入学测试的机会。

“八月十五号吗。。离开学还要十五天。。这怕是在为难我吧。。”

在喃喃之中,秦月瑶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里。

次日清晨。

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秦子锡站在秦月瑶的门前不断地敲击着。

额,这画面怎么那么熟悉。。。

见屋里一直没有反应的秦子锡掏出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走到了进来。

“嘶,这也太冷了吧。”

一看空调,便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怕是有病吧!在这大热天的把空调开这么低然后裹着个大被子?

至于为什么秦子锡会有秦月瑶门的备份钥匙。。这就要从秦月瑶小时候因为病魔的原因几次想自尽说起了。

所以,于是乎,为了秦月瑶的安全,夫妻二人便给了秦子锡一把房门钥匙。

床上被子裹成一个团,像一只小仓鼠一样,只露出来一个小脑袋。

丝丝口水顺着早已化光只剩一根棒棒的棒棒糖流到枕头上。

自家这个妹妹什么时候这么可爱了。。。

但是一回想起昨晚出现在自己门口的那张便条。。。

男人的尊严不允许这样践踏!管你再可爱都不行!

于是乎,秦子锡便伸手将妹妹口中叼着的那根满是口水糖棒棒拽了出来。然后,十分熟练地掀掉了那裹成一团的被子。

突然一冷的秦月瑶忽然惊醒了。

吧唧吧唧小嘴,试图寻找嘴里那根原本应该存在的棒棒。

嗯?去哪了。

随后转头望向秦子锡,定眼一看,找到了。。。

我靠,这老哥感情还是个死变态?居然会对沾满亲妹妹口水的棒棒感兴趣?

看着秦月瑶那满是厌恶的眼神,还没等秦子锡反应过来,前者便一把将那根满是口水的棒棒夺了过来。

再一瞧自己这光秃秃的身子。

大片大片的雪光映入了秦子锡的眼中。

说起来,以前秦子锡看到妹妹的大片春光是毫无感觉的,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点其他的感觉。

使得秦子锡一度以为自己觉醒了什么怪异的兴趣。

而秦月瑶就不这么想了,即便是亲兄妹,那也不能这样突然就掀掉自己的被子吧!

要不是自己睡觉的时候穿着短袄短裤,这怕是今天就要走光了啊!

但是,有一必有二,所以必须一次教他学会做人,不然以万一哪天想果睡怎么办?

随后,秦月瑶便摆出那自以为凶狠的表情,还特地露出那两颗蠢萌的小虎牙,凶狠狠地讲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噗。”秦子锡一个没忍住便笑了出来。

这什么鬼啊,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

“很好笑是吧?啊?”秦月瑶自从使用这幅身体后,最恨的事情无疑有两个。

一是别人叫自己小妹妹,夸自己真可爱。

二是在自己表露出那自以为凶狠的表情时别人突然笑出来。

嗯,对于自己的可爱,秦月瑶好不自觉。

然后。。。就是。。。画面太过残忍不宜播放。

总之结果就是,,被花式暴揍了一顿的秦子锡还被自己的妹妹给丢出了房间。

没错,就是丢出房间!拽着揍到在地上的秦子锡给拖出来丢掉!

刚一关上屋门,一股仿佛炸裂般的能量迅速涌入,仿佛随时都要将这幅身体撑爆一般。

虽然秦月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但那痛苦还却一直都是真实存在的。

在从枕边拿起糖吃掉后,那股炸裂般疼痛才逐渐消退。

穿上短裤跟短袖后便来到了一楼的客厅中。

面对这一桌子堪称“丰富”的早餐,秦月瑶还以为是秦平沈云回来了。

直到。。。秦子锡端着两杯热牛奶从厨房走出来。。。还穿着围裙。。。

“瑶儿啊,起来了,来,快尝尝老哥做的早餐!”

秦子锡这一脸的谄媚,根据秦月瑶多年的经验,绝对有鬼!

好吧,事实上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因为夫妻二人说只要照顾好妹妹,就给他增加零花钱。

至于昨晚那件事。嗯,既然自己妹妹没说什么,那就装作不知道吧。

“秦子锡,你什么时候转性了?”

盯着秦子锡那一脸“善良”片刻后,终究是没有发现什么怪异的地方。便坐到了准备好的碗筷前。

“妹儿啊,吃饭别吃糖,快,把糖放一边。”

“不行,不能浪费!”

额。。不能浪费。。。难道我的菜就能浪费了吗。。。秦子锡现在心里真的是。。。一万个不爽。

“那啥,吃完饭老哥给你买一箱子棒棒糖好不好,乖啊,听话,快吃饭。”

当然,棒棒糖的钱肯定是要上报给夫妻二人给报销的!所以这个时候怎么说都行了!反正不是自己掏钱!

在两人争论吃饭到底能不能吃糖时,门铃响了起来。

“你老老实实吃饭,哥去开门。”

留下这句话,秦子锡急匆匆跑到门前准备开门。

因为这家里平时并没有什么人来,而秦平沈云都有钥匙,唯独偶尔过来一两个到家里谈生意的老板,秦子锡也是很明白这点,自然不敢怠慢了对方。

“吱......”

随着门缓缓敞开,一道娇小的身影映入了秦子锡的眼帘中。

一个少女,大概16.7岁的样子吧。一袭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后。或许就是传说中的黑长直吧!

而身高嘛,却也是不太高,但比起自家妹妹还是要高上一头的。

尤其是这白灵灵的皮肤,秦子锡差点就走火入魔。

我靠,今天什么鬼,怎么我看谁都感觉那么可爱!还混不混了啊!劳资明明是喜欢成熟女性的好吧!

白泽微微鞠躬,道“请问这里是秦月瑶家嘛?”

“是,你是?”

“我是秦月瑶的朋友。我叫白泽。”

来之前白染已经大概都交代过了,所以白泽自然不会暴露自己的出身。

见是秦月瑶的朋友,秦子锡也没有让她在外边站在,而是行尽一个地主之谊,请了进来,唯一让秦子锡想不通的是,这小妹什么时候有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