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复仇我竟然变身成为女孩子

第四章 春风之日

作者:墨尘为炽 字数:3064 时间:2020-02-22 13:31

“对了,小师弟,”道天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手中白光一闪,几页纸张出现,递给顾云。

“你看看这个。”

顾云连忙伸手接过,在扫了几眼。这些纸张上记载的大概是一些类似“风火剑”“流影步”一般的武功秘籍。虽然说不是江湖上不入流的货物,但也是大约也差不了多远。

不过看起来这些招式倒是很简单,顾云想就算以他的资质,多用上个几天也可以搞明白得七七八八。

不过这样的秘籍最多只能用来骗骗刚刚踏上江湖、初涉武道的小萌新,比起洪门神功里最基础的招式都差得远,又能有多大的用处?顾云十分疑惑地抬起头。

接下来道天风便向他解释道。

“本来我该陪你一同前去找百草前辈,但可惜最近俗事太多,难以脱身,因而不能不让你一人北上天南。”

“虽说礼州偏安于南方大陆,而我至此地之后又对周边贼寇多加清扫,但近来乱世之局渐成,而又无师傅镇压气运,以后的天下也不会有多么安定。而先前我就已经告诫过你,未至生死之刻,不可动用洪门神功,然而江湖凶险,你又不得不有必要的防身之术。”

道天风停顿了片刻,他半蹲下身子,铁灰的眼眸看着顾云。

“另外,贪多嚼不烂,师弟你之后的日子依然或者必须修习洪门功法,不宜花过多的精力在其他的招式武学之上,因而我就挑了几门简单的秘籍给你。”

顾云点了点头。

“对了,”道天风又从怀中摸出一个小袋子,塞到顾云怀中,古铜色的脸上裂开笑容,“这里面有几枚金币和一些银币,师弟,不要笑话师兄穷,因为师兄就这么穷。”

说完他便哈哈大笑起来。

顾云却没有笑,他摇摇怀中的小钱袋,里面金石相撞的声音响个不停。道天风虽然贵为道境的大宗师,但他却埋名于此,在这里做的竹林卫队长虽然听起来也挺威风的,但实际上却不过仅仅是一个九品小官,每月俸禄不过十枚银币,而单单一枚金币就值上一百银币。

道天风笑声小了下来,最后尴尬地挠挠头。

“好了,为兄该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千万不要嫌我啰嗦,”道天风面色忽然变得庄重,右手搭在顾云肩上,“师弟,一路平安。”

“恩,多谢师兄。”顾云紧拽着那几页书纸和小袋子,用力地点了点头。

天下最南,为名南安。

相传南天国第三任皇帝,也是以元武皇帝的名号在历史上赫赫闻名的人物,在平定天下的最后一役中,挥军南下,亲率八万铁骑于此踏碎异族与叛军的最后一根脊梁,于浮血的海面上大笑道“此役之后,南陆安而天下安!”,并且亲自在巨石上刻“南安”并将之沉海。

这也是南方大陆最南边的这座小城叫做南安的缘故。

不过这些英雄之事对平凡百姓而言,也仅仅是茶余饭后的一点谈资。

顾云踏步在青色石板铺成的大路上,周边人如织,车马粼粼,嬉笑欢呼打闹吆喝之声不绝于耳,偶尔又有车马长鸣,而街道之间又有店肆林立,来人往往,淡金的阳光洒落在绿瓦红砖之间,折射出微微晃动的几朵光晕。

他微微仰头,眼睛眯成一条缝,这才直视春日里阳光,忽然身旁一小阵的春风拂过,旁边古树上的嫩叶轻轻摇曳,触碰在身上,暖暖的,像那如同绸缎的春日一样。

师兄虽说乱世之局已有,但盛世之景也是不过如此。他心想。

可惜,盛世乱世,又与我何干?

顾云叹了口气,他收回目光里的向往色,又摸了摸被别在要间的墨黑色的剑柄,朝着城门方向走去。

距离上次见到大师兄已经过去几天时间了。这几日里他除了学习大师兄给他的入门秘籍,还上街花了一枚银币舔了几件衣服——就像他目前身上这件略带青白色的麻布衣袍,虽然简单朴素,但顾云穿着一种名为少侠的英气总是扑面而来,让那个店员不得不掩面长啸,果然千金难换一张好皮囊。

至于他原先穿着的那件,前些日子就被洗净并用内力烘干,本想当面还给大师兄,不过这几日里都没见到他的人影,向那叫南素柔的女孩子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自从当日和他告别后,道天风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看来大师兄也是真的忙。”

顾云在心中叹笑一句,不过一提到大师兄这三个字,往日师傅师兄师姐的音容不由在他脑海中显现出来,他不由觉得脚下沉重了许多,而身上暖暖的春日春风也没有了味道。

倘若真有天上仙界,不知他们是否安好?

———

相比于其他动则几十里甚至上百里的州治郡府,这一座最南方的小县城并不算大,从城南走到城北也不过半时辰的路程。只要了半刻不到的功夫,顾云便已经到了北城门的位置。

城门周围有着十多位手持刀戟的帝国卫兵来回巡逻,另外城门墙上还贴在十来海捕文书,顾云的眼力不错,正好看见其中有幅是他的画像。

“效率可真快呀,”他摇摇头,准备等出城人多一点的时候一起混出去。

“一定要低调,低调。”

他又朝着四边睹了一睹,准备去寻个去处,忽然看见在城门口子旁有个小巷,而巷子最深处则开着一家酒楼。酒楼上边插着一杆旌旗,旗帜迎风飘扬,露出“有间客栈”四个大字。

“有间客栈?”顾云有些好奇,在加之自己着实有些饿了,便走进瞧了瞧。

刚踏进门槛,一股浓浓的江湖气息就扑面而来。

顾云略微打量了一番,这酒楼大约三四层大小,在第一层里坐着的都是些持刀佩剑的江湖侠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顺便吹吹自己往日里的类似拳打力王脚踩武神的光辉往事。

至于第二则要安静许多了,里边坐了些衣衫有些发旧的文人墨客,比起一楼的那些家伙,他们无论喝酒或是吃菜都要细气许多,在底下偶尔有人大声喝彩的时候也不忘皱皱眉毛,表示自己对底下这些莽夫言词举止的不屑与反感。

再往上边就是些江湖游侠旅人寄宿的地方。

顾云随意在第一层找了个干净位置,将墨云剑顺手放在桌上,店里有空的小二立马就笑着脸迎了过来,递来一张菜单。顾云扫了一眼标注的菜价,心里微微一动,花了几枚铜币点了一份米饭一盘青菜外带一壶茶水。

店小二应了声好勒,一路小跑到柜台。

等上菜的这会儿顾云也无聊地用着指尖敲着桌子,中途间还有一个公子哥模样的人带着个怯生生的女孩子走上二楼,不过对此顾云也没有在意。

不知道是客人太多还是伙计太少的缘故,这菜上的着实有些慢。顾云实在是闲得无聊,干脆竖起耳朵听隔壁老哥吹嘘,不得不说,这些老哥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什么风帝一剑大战北幽刀魔之类的信口捏来,甚至还有两个还没爬到气境门槛的江湖武者间的决斗都吹得像道境大宗师一样。

不过也有些东西让他很不开心,比如先前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就眉飞凤舞地讲着某个叛徒顾云如何混入洪门,再一步步杀掉洪玄公洪老前辈,就像他在跟前目睹了这事一样,气得顾云差点把拳头都捏碎。

不过还好那家伙讲完不久,顾云的饭菜就端上桌来,诚然这米饭青菜是弄得是挺不错,可惜顾云现在完全没兴趣细嚼慢咽慢慢品尝,草草的刨上几口,便付钱准备提剑走人了。

“是你!原来是你!”忽然楼上一个女孩子惊恐的声音打破了酒馆里热闹的氛围。

接着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声。

“你这**,居然敢咬我!”某个男人的咆哮声音响起。

顾云刚要迈出客栈的步伐停在半空中。

(变身前的主角也需要装一下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