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性为尊世界里的我绝不屈服

75.艾氏家族二姐妹

作者:刀客行 字数:3699 时间:2020-02-22 17:32

艾瑶拿起终端机,最终还是选择接通。

“喂,大姐啊,别来无恙啊……啊哈哈哈。”艾瑶故作轻松,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你知道我找你的目的。”对方却根本没有跟她开玩笑的意思,声音冰冷,“艾瑶,严肃点。”

艾瑶收敛起笑容,尽管她明知道隔着终端机,对方不可能看到她的表情。

她和自家的老姐完全是两个极端,自己不正经到极致,而老姐艾蓝则是严肃到了极致,做任何事情都是一丝不苟,甚至可以说,她的老姐有些墨守成规。

不像艾瑶,似乎对任何事情都不上心,好吧,除了打游戏。

“我不知道哈,老姐您说,我认真听着呢。”艾瑶说道,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其实在艾蓝拨通她电话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明白了艾蓝找她的目的了,只是她不愿意去接受这个现实。在这个非常时期,最终家族还是要召她回来。

“我只说一遍。”艾蓝肃声道,“家族需要你,现在形势很严峻。你必须回到家族了。”

“哪里家族需要我啊,老太婆她们肯定更看好大姐你啊,我就是家里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可以。”艾瑶平静地笑了笑,“反正战争这种东西少我一个人也不会怎么样。”

“艾瑶!够了,不要再用意气行事了。”

“家里都看好你,你是最年轻进入审判所的人。你回到家族能够掌控大局,我回到家里能干啥?”

“你有你的任务,只是你的能力天生就适合潜入刺探,别胡闹,艾瑶。”艾蓝语气缓和了一些,“算我求你,回来吧,如果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姐姐。”

艾瑶攥紧拳头,一拳砸在了衣柜上。

衣柜被打得凹陷了进去,晒衣架都被打得散落在地上,丁零咣啷的掉了一地。

“这个时候终于拿亲情来说事了?我亲爱的老姐啊,敢问我把你马送入火葬场要几成熟?”艾瑶对着终端机嘶吼,“不如试问一下,家族对我有冷落,你马就有几成熟?”

罕见地,对方没有回击,电话那头是死一般的沉默,如果不是她看着屏幕上正在通话的标识,她都会以为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了。

“艾瑶……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只听着艾蓝叹息一声,顿了顿,“我的母亲确实不应该这么做,你再怎么咒骂也好。但是都是过去了,你依然还是艾氏的人。”

“家族给了我什么?我就非要无需无求地给你们当个工具人?好吧,把我老爹送进监狱,含冤赴死也无人问津。”艾瑶反问道。

“听着,艾瑶。你父亲被怀疑是革命军,而我当时也已经把那个监狱里害死你父亲的凶手处死了。”

“革命军,又是革命军。怎么什么事都把锅甩革命军头上?”艾瑶不停地冷笑着,“老姐啊,你不是很清楚吗,我老爹根本不是革命军,只是家族内斗的失败者,随便扣个帽子就入狱而已。”

“艾瑶,回归家族。这是命令,别忘了你的母亲也依然在家族。”艾蓝无奈道,“我答应你,等你任务结束后就把你的母亲释放,无论她是否有罪。”

艾瑶愣了一下,双手微微颤抖,很快她便冷静了下来:“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知道我从不食言。”

秒针沙沙走动,与此同时德克萨学院上课的钟声被敲响。

艾瑶轻轻松开了拳头,平静地问道:“家族需要我做什么?”

“潜入20号堡垒。”

……

说实话,白叶络有点后悔让老爹住进来。

“我的儿啊,你说你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做。不如没事来穿个泳装拍个照?”

“我的儿啊,你都已经救了人家了,趁机索取多一点,把她整个人都索要来呗,你要知道,在20号堡垒你要是成为叶琴晔的男人,整个堡垒就是你的了。”

“我的儿啊……”

“住嘴。”白叶络皱着眉头将枕头砸老爹的脸上。

自从白显天入住之后,就开始对着白叶络说教,或许对于他来说不是说教,而是催婚。那种感觉恨不得就要把自己直接送到叶琴晔床上。

受不了白显天的轰炸,无可奈何,他大清早就跑出去避难了。

不过说起来白叶络也是挺久没有晨跑了,自从革命军追着他砍了一次后,他就再也没有出去晨跑过。

20号堡垒的人倒是起得很晚,毕竟生活节奏比较缓慢,大清早并没有什么人,不像19号堡垒平常七八点的时候街头就人满为患了。

在绕着居民区的人行道跑了个三圈之后,白叶络便找了家餐馆坐了下来。

“小哥,来点什么?”老板迎上来招呼。

“混沌拌面。”白叶络打着哈欠回应道。

实在话,他还真没有品尝过这个世界的小吃。

在意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后,白叶络就开始盯着墙上那个菜单发呆。

一种种菜名罗列下来,让白叶络咂舌。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小吃还真有与原本世界不同,比如说……这家店里他还能看到板蓝根泡面和仰望星空派。

那下次他开个小吃店,店名就叫做老八汉堡。

在等了五分钟后,热乎乎的扁肉与拌面端上来,本来白叶络还想看一看这在原本的天朝最普通不过的小吃会有什么差别,结果事实证明并没有。

在他对面的座位,有一个人突然坐下,只听那个人招呼了一声,“老板,清汤面。”

“好嘞。”

白叶络微微抬起眼眸,将视线漂移,却发现整家店的座位全是空的,而对方却不去坐其他的空位置,而是选择坐在了他的对面。

他吸.吮了一口清汤,开始仔细打量着对方,但是对方却一直低垂着脑袋,头顶还戴着一个鸭舌帽,将半边脸隐藏在阴影中。而对方身材纤细,穿着黑色的短裙与白衬衫,黑发盖过了耳朵,是女性无疑。

白叶络没有吭声,目光紧紧在对方的身上停留了一秒钟就收回目光,只是他暗自留了个心眼。

对方放着那么多空位不去坐,就选择坐在他对面,而且还特地遮遮掩掩,肯定是有着目的。

而他也在等待着,等待着对面开口或者动手的那一刻,目前为止他完全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

“你好,白叶络先生。”那个戴着鸭舌帽的女人声音空灵,“很高兴见到你。”

白叶络低垂着脑袋,随手抽了一张餐巾纸在嘴上抹了抹,“但是我可不怎么高兴。大早上蹲点来等我真是辛苦你了,恐怕你在这附近守了很久了吧?”

“是的呢。看来叶琴晔中意你也是正常,你这样的男孩子似乎没那么容易被骗。”那个女人轻笑一声,不急不缓地敲击着桌面。

白叶络皱了皱眉头,“你是谁?代表着哪个势力的利益?”

他对于对方这种有条不絮的语气极其不耐,像是故意在消磨他的耐心一般,而他此时也不好直接起身,他还是好奇对方找他的目的。

不慌,先稳住。

“别急嘛。我看你的余光一直在瞟向出口,你是想要逃吗?”女人声音清冷,她抬起眼眸,那对漆黑的竖瞳里有一道光闪过,她的手指轻轻地移上了少年的手背,“不要侥幸地认为你能够逃得掉哦。”

白叶络逐渐冷静下来,静静地凝视着对方。

“你废话挺多的。”白叶络猛地拍开了她的手,“我再问一遍,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提醒你一下嘛,小心一下你的周围。”

“我的周围?”白叶络一脸错愕,环顾四周,除了洁白的天花板和溅了一点汤汁的墙壁外,别无他物。

“我指的不是这个周围,细细品味吧。白叶络先生,顺带告诉你,今天晚上你最好别睡得太死,如果可以的话。”女人发出一声媚笑,“请出门看一看,走一走,你总会发现些其他东西的。”

砰!

白叶络猛地一拍桌子,桌上的碗筷被弹起,在他身后的头发迅速凝结成一把刀的形状,向前方刺去。

他眼前一花,那把由头发凝结而成的刀刺了个空。

少年错愕地看向前方,前方空无一物,那个女人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在原地。

老板震惊地望着突然暴起的少年,悄悄摸向了电话机……

白叶络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一瞬间头发便像软趴趴的面条一样垂在身后,对着柜台前的老板问道:“不好意思啊,问一下,刚才那个坐在我对面的女人呢?”

“啊?明明就只有你一个人啊,没有其他人进来过。”老板心里暗叫不妙,心说这个家伙不会想要吃霸王餐吧,先在连这么好看的男孩子都已经沦落到要吃霸王餐的地步了吗。

只有他一个人?白叶络嘴角微微抽了抽。

“如果你付不起饭钱的话直说,这顿算你免费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白叶络尴尬地笑了笑,将一张百元大钞往桌上一丢,便匆匆地离去。

白叶络眉头紧锁着,他确定刚才肯定没有看错,对方明显是创造了一个幻术以迷惑他。既能够成功与他接触,也能够不造成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这应该就是对方的能力。

而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除非,是想要拖延他以起到偷家的目的。

白叶络加快了脚步,径直前往1006号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