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女友和现女友竟血脉相连

第四十四章

作者:四木樱雪 字数:4498 时间:2020-02-22 17:31

头痛欲裂。

我勉强睁开眼。

窗帘拉了一半,阳光照射在脸上,晃的我睁不开眼。

枕头下面嗡嗡的震动着,不知道谁给我打来电话。

我眯着眼摸出手机。

“喂?”

“你现在在哪?没事吧?吃早饭了没?”

“呃……”

这熟悉的声音是谁?

我从残存不多的记忆中反复搜索,最终确定了一个人名。

“许立本啊,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不是,我好心关心你一下,结果你语气咋这么嫌弃。”

电话那头的他没好气的抱怨。

“昨天发生了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昨天你说让我保护好霊羽薇老师和你妹妹,自己拉着霊永夜不知道去哪儿了。结果我们刚穿上装备,海面就起了风暴。”

“所以呢?”

我翻了个身,把手机换到另一只耳朵。

“所以我们就回来了呗。不然冒着暴风雨潜水啊?”

“……那就好。”

“你……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许是听出来我的疲惫感,许立本放低语调,让声音听起来能柔和一些。

“昨天?我想想啊……昨天……”

红白相间。

破碎的眼球。

残破的肢体。

“昨天永夜家的找过来,我带她去避了避风头。回来之后大概太累了……所以就睡着了吧。”

“哦~~那你跟冉瑞雪睡一起了?我看她练剑回来就去摇号找房间了。按照你说的,所有都准备好了哟。”

“呃……”

我环顾四周,确认我所在的位置。

“好像我没在那个房间里。”

没有水床,没有挂镜,床头柜的抽屉里也没有计划生育用品。

“你不在?”

“嗯,我应该是不在。”

“是、是么。那可能是有啥误差吧,我已经联系了别人,你也赶紧来二楼的餐厅吃早餐。”

许立本开始婆婆妈妈的朝我哭诉给我打电话并等待我接通的过程。

这家伙,还挺负责任啊。

“行,我洗个澡就来,等我半小时。”

“好,你快点的。”

“嗯。”

我挂掉电话,手机随便扔到床上,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

“……嗯?”

嘴巴好干。

肌肉也好僵硬。

是不是昨天淋雨回来之后没擦干身体就这么直接睡所以感冒了?

我晃着脑袋从被子里抽出腿,扭身下床。

随后——

“碰!”

我脸朝下摔在了地上。

“???”

怎么回事?

我双手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

“碰!”

再次和地面进行亲密接触。

“???”

腿有点软啊……不对,是腰有点软。

我扶着床勉强把自己撑了起来。

整个下半身都有点不听使唤。

就好像……

我试着抬起左脚。

就好像纵欲过度。

不过最多也只是像,我怎么可能纵欲过度。

我挠挠头。

说不定是昨天动用了不该动用的力量,对身体造成了太大的负担。

今后要保持每月练剑至少四十八小时才行啊。

我撑着腰朝浴室走去。

==========

==========

“冉·芷·橘!!!!!!”

我大喊着这女魔头的名字,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冲了出来。

“早上好,我心爱的三严。”

冉芷橘不知道为啥出现在我的床上,她抱着枕头,满脸羞涩的冲我打招呼。

“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

橘子眯起赤眼,打量着我遍布抓痕和咬痕的身体,紧缩的瞳孔透露出满意之色,仿佛在欣赏艺术品。

“这叫没做什么?”

我指着脖子上的红色咬痕。

白里透红,牙印明显到我想死。

“哎呀,只是咬了一口而已,别在意。”

她挥挥手,娇艳的挺起胸脯伸了个懒腰。

“洗完澡了就快点去吃早饭吧,我已经很饿了。”

说罢,她自顾自跳下床,身上还穿着那件酒红色JSK。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遮一遮。”

我用吹风机把刚才洗澡时一并清洗的快干衬衫吹干,同时扭头四处寻找。

医疗箱在哪……用绷带或者膏药的话,说不定能蒙混过关。

“你不知道什么叫‘欲盖拟彰’?”

“……”

我看了眼双臂。

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抓痕和咬痕。牙印叠着牙印,然后其上再画一道绚丽的,明显就是被什么东西抓挠过的红印。

“大不了我就把自己缠成绷带人。”

反正不能让别人看见。特别是冉瑞雪。

“真好啊,昨天瑞雪都那么对你,你却还帮着她说话。”

“……我也没帮她说话。”

我捂着脖子,叹息着坐到床上。

橘子接过无线吹风机,帮我把裤子吹干,然后递给我。

“就这样吧,他们不会说什么的。”

“最好是这样。”

力气稍微恢复了一些,我背对着橘子穿好衣裤,衬衫的扣子直接扣到最上面。

“这样多不好看,解开一个嘛。”

橘子踮起脚尖,把我系紧的领口解开一个扣子。

“这样才帅。”

“行行行。”

冷静下来想想,我也知道掩饰是没用的。

瑞雪估计早就跟永夜和羽薇老师他们汇合,现在没过去的大概就只有我和橘子。

“话说——”

我低头看了眼橘子的红彤彤的膝盖。

“你膝盖咋了?昨天练剑的时候摔了一跤?”

“嗯,不过不是跟小瑞雪练剑摔的。”

橘子笑嘻嘻的舔了口我的下巴。

“不是跟小瑞雪,那是跟……”

纤细柔嫩的指头在我胸口划着圆圈。

“你说呢?”

紧接着是羞涩的浅笑。

我愣了一下,用黏稠的大脑仔细思考橘子的话。

跟我?

跟我练剑?

练到膝盖红了?

???

“橘子,我……”

“你很厉害哟。”

她惦着脚伏在我耳边轻声撩拨。

“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舒服。”

==========

==========

我连续喝掉四罐MAX咖啡,才勉强做好了心理准备。

橘子跟在我身后俏肖的走着,凡是经过我们身边的服务员都会捂着嘴,露出会心的微笑。

“啊,你们俩终于来……”

许立本笑嘻嘻的冲我打招呼,结果话说了一半,笑容就僵在脸上。

“你……怎么了?”

“你是指什么?”

我没好气的把咖啡馆扔到垃圾桶里。

“呃……那个,就是脖子上的那个。”

许立本尴尬的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啊,那个呀。”

我在餐厅找了个位置坐下。

“今天早上起床,发现房间里有只野猫,去逗猫的时候结果被那家伙咬了一口。”

“啊哈哈……”

许立本尬笑着,瞥了一眼橘子。

橘子正在优哉游哉看杂志,没有想加入我和许立本之间谈话的意图。

“那……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医生说问题不大。”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这人,为啥要把“那就好”说两遍?

我叉起一块水果。

刚打算放入嘴巴里,结果三荔一行人出现了。

其实她们本来就在餐厅中,只不过我选的位置比较偏僻,所以到现在才发现我。

“哥,你为什么不坐过……你怎么了?”

和许立本的反应一样,三荔兴高采烈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啊,这个是被猫抓的。”

我不动声色的回答。

“哟,早上好。你昨晚去哪……这啥?”

同样的灿烂的笑容凝固在羽薇老师脸上。

“嗯,被猫抓的。”

我再次耐心解释。

“早上好……”

接下来是瑞雪。

她也看到我脖子上的咬痕。

和另外两个女孩子红着脸移开视线的动作不懂,瑞雪的双眼紧紧锁定着我的脖子,那我我实在承受不住用手捂住,她都一直盯着。

“橘、橘子姐。”

瑞雪盯着我的脖子不放声之后,三荔就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

“嗯?怎么了?”

橘子换了下交叠在一起的大腿,合上杂质。

等下,大腿?

这家伙竟然光着腿,没穿连裤丝袜!!!

“你的膝盖怎么了?”

“哦,你说变红的膝盖啊。”

橘子两腿并拢。

“昨天晚上一直在练习把剑插回剑鞘,因为这个动作需要集中精神,因此一不小心就练入迷了。请原谅我哟~”

橘子弯起指头,“嘿咻”的比了个姿势。

“我、我我我先回房间了!一会去泡温泉!”

三荔红着脸转身就跑。

“我也回去了。”

羽薇老师离开的方向和三荔不同,她特地拍了下我的肩膀,然后带着会意的羞涩笑容离去。

“你们好吃好喝哈,我爹给我打电话了。”

许立本自知继续待下去肯定会遭殃,随便编了个理由,拿着没震动也没响铃的手机跟在羽薇老师身后出去。

在场除了我和橘子作为当事人外,还有盯着我脖子的瑞雪和盯着我面前水果盘的永夜。

“要吃吗?”

【可。】

她挤开瑞雪,径直朝我走来,然后一屁股坐在我腿上就开始专心致志的对付果盘。

“哈……”

瑞雪疲惫的捏了捏鼻子。

“三严,你一会有时间吗?”

“呃,怎么了?”

我拼命朝橘子丢眼色,示意她离开。

然而她却饶有兴趣的重新打开杂质,一副要听到最后的样子。

“那个……许立本跟我说,这里似乎有单独的体验温泉。”

“体验温泉?”

我拿起一叠餐巾纸,放到果盘旁边。

“嗯,体验温泉。和日式那种澡堂温泉不一样,是比较罕见的小型温泉……大概就是类似KTV包厢一样的……”

==========

==========

作者的话:还有六天就上架啦!上架读者老爷们请务必多多支持!

作者的话2:月票马上要破千啦!读者老爷们加把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