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魔尊的入赘生活

第194章 给我死!

作者:兔勃 字数:2428 时间:2020-03-14 13:49

第194章 给我死!

“华彩?华彩!夫君,你……!”

郭苍涯一刀斩杀郭华彩,砍下了自己儿子的头颅,闯进来的郭夫人看到后差点晕了过去。

那可是自己的儿子啊,是亲儿子啊,郭苍涯居然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他难道是疯了吗?

郭夫人当场哭成了泪人,她冲过去抱起自己儿子的尸首,那颗头颅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他临死前都不敢相信最后他是死在自己的父亲手上。

他郭华彩还要报仇呢,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呢,他满腔的怒火都没来得及倾泻就惨死生父手中。

冤啊!我好恨!我好恨啊!父亲你为什么这么狠毒!

郭华彩的死让郭苍涯也无比心痛,砍下儿子脑袋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但是他也别无选择。

不杀郭华彩,那他们全家都要陪葬。

“你个疯子!你个疯子!我还我儿子!”

郭夫人发了疯一般捶打郭苍涯,郭苍涯一把甩开郭夫人,后者重重地摔在地上。

“妇人之见!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们郭家,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郭夫人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想的。郭苍涯也晃了晃身体,脚下虚浮,但他还是亲手将自己儿子的头颅装进了一个木箱里。

“来人呐,给使者大人送去。”

郭苍涯感觉自己好累好累,他需要休息,需要从这个噩梦中释放出来。

“城,城主大人……”然而上前的下属突然面色窘迫,“刚才那个使者……已经走了。”

轰!

郭苍涯感觉自己的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要裂开了,他瞪大眼睛看向自己的下属,将其拎了起来质问:“你说什么?使者大人走了?”

那名下属也是欲哭无泪啊,他亲手送使者到城门口,结果谁想得到这使者突然快马加鞭跑远了,甚至头也不回,直接把这些护卫们看傻了。

怎么回事,不是说要在城门口等郭苍涯城主提人头和赔款吗,而且时限还有半个时辰啊,怎么这连片刻都不停留就跑了啊。

这些护卫越想感觉心里越发毛,他们互相看着对方,从对方眼里都看到了同样的想法:他们又上当了!

第二个过来的使者居然还是假冒的!

这简直是破天荒的事情,古月明假扮了一次玄影楼使者还不够,居然还回过头来再演了一出,这他妈谁想得到啊,难道他就不怕被揭穿吗?

可是事实就是古月明不但骗了他们一次,还成功骗了第二次,让郭苍涯自己杀了自己的儿子,这一弑子大戏虽然古月明没有欣赏得到,但是他在背后可偷着乐呢。

“哈哈哈,郭城主,就凭你也想和我比智谋,你还差得太远了!”

距离清心城十里之外,古月明脱下了自己伪装的黑袍,他的手中还拿着隐杀堂堂主的尸首箱,并且还有两枚装了满满灵石的纳戒。

从头到尾古月明根本就没有回到乾天宗,他一直在清心城周边找机会,并且通过他对局面的掌控和未来走向的判断,亲自演了两出大戏,把郭苍涯耍得团团转。

一般而言,换做是其他人如果伪装了一次就不会再伪装第二次了,因为这有被揭穿的风险,可是古月明不但敢想还敢做,他就敢回过头再伪装一回,因为他料定郭苍涯不会发现。

果真,一切如古月明所想的那样,郭苍涯第二次也被骗了,古月明对人心的把控已经精准到了极点,到达了恐怖的程度。

“姑爷,你这也太牛叉了!但是为什么不继续等他把东西拿出来呢,还有五千万灵石啊。”

林飞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古月明骑在灵马上冲着清心城露出冷笑,眼神里满是深长的意味:“灵石固然不错,但是比起灵石,我有更想要的东西。”

林飞疑惑道:“那是什么?”

古月明笑道:“过会儿你就知道了。”

郭苍涯赔了五千万灵石,甚至还把自己的儿子给赔了进去,简直要亏出翔来了,哪怕隔着遥远古月明都听到了郭苍涯嘶声裂肺的呐喊。

“啊啊啊啊啊啊!!!古月明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郭苍涯真的红了眼了,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羞辱,并且丧子之痛让他感觉自己的天崩塌了,对于一个父亲来讲,没有什么比白发人送黑发人还要痛苦的,更何况这儿子还是被他亲手杀死。

郭苍涯急火攻心,他一口血喷了出来,但是心中的仇恨在升腾,他已经不想管那么多了,哪怕自己身陨他也要让古月明付出代价。

“古月明!我看你哪里逃!”

郭苍涯直接提刀一跃而出,他已经红了眼,势必要杀了古月明泄愤,而此刻他正好注意到城门口来了一个身着黑袍的人影。

“郭苍涯城主接令!我是玄影楼特派来的使者,前来传递楼主之命!”

那个黑袍人大声喝令,他昂首挺胸,一副器宇轩昂的模样,身为玄影楼的使者他自认为身份高贵,区区清心城的城主也只配给他舔鞋。

啧啧,听说清心城里到处都是文采非凡的艺妓,而且都还修真者,各个都是处子,若是能搞来一个玩玩,想必这次会是不错的体验吧。

在他看来,这次替楼主传令完全是一份美差,而且据说郭苍涯的妻子美若天仙,若是也能够玩弄一二……啧啧,这日子也舒坦了吧。

他已经馋得流口水了,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城,黑袍人又一次大喊道:“郭苍涯城主接令!我是玄影楼特派来的使者,前来传递楼主之命,还不速速出城迎接!”

郭苍涯就在楼顶上瞪着这个人,他的双眼血红,整个人全身散发着煞气。

“古月明,你欺人太甚,骗了我一次两次,还想骗我第三次吗,你真当我的脑袋是木鱼做的?!”

他捏紧了刀柄,一跃而下纵身飞向玄影楼使者,玄影楼使者刚想再催促一句,他看到郭苍涯从城墙上飞了下来。

“郭苍涯城主,我是玄影楼特派使者……”

“使者你麻痹的,给我死!”

一刀劈了下去,郭苍涯连人带马直接劈成了两半,真正的玄影楼使者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