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妖怪

蛇的天性

作者:甜腻腻腻 字数:492 时间:2019-11-30 02:25

恰好张谨言就是个憋不住话的主儿,当初想着俩男人过日子也挺好,开了窍他就径直去找了沈行云。此番就算沈行云不寻他,那天的张谨言也终究是要回家的,回家告诉沈行云他心里委屈。

最近的母鸡越来越肥,张谨言成日盯着母鸡口水直流,狐狸尾巴都快甩出来了。沈行云站在张谨言身侧,打量着母鸡的肚子,嗯,快下蛋了…

没过两日,母鸡下了一窝蛋,张谨言吃鸡,沈行云吃蛋,俩人心满意足,神清气爽。

不觉间已入了隆冬,寒风萧瑟,药材是不好采了,俩人也不是很缺钱,便整顿休息。

只是张谨言没料到,沈行云有时一睡能睡两天多,做什么事都很慵懒,看人的眼神也若有若无。基本上生活只剩吃吃睡睡,做.爱.做到一半都能睡着。

张谨言以为沈行云是病了,忧心忡忡,听说凡人身体脆弱,一点小灾小病就扛不住。于是张谨言背着沈行云偷偷去问了郎中,郎中说这是气血不足,还积了内火,絮絮叨叨地给张谨言开了一摞调养的药。张谨言听得贼认真,生怕沈行云身体有恙。

沈行云近些日子也是在努力克制,只是蛇冬眠成性,本性难违。抬眼瞅见张谨言提了一大摞药回来,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