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让我去种马怎么办

眉目传情?现场抓奸

作者:邪魅的十道君 字数:1463 时间:2019-08-23 17:26

烦人的早读结束后,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座位上。看到同桌的黄诩怡,趴在桌子是一动不动的,难道是生病了吗?我立刻拍了拍她的肩膀,“黄诩怡~没事吧。”请不要误会,我只不过想知道下一节课上什么,看能不能补觉。可惜她并没有鸟我,还把头转向另外一边。那向蘑菇一样的发型,散落在两边,洁白的脖子在白色校服的衬托下,显得有一股圣洁的视觉冲击。手臂白皙且骨节分明,环绕着托着那小小的脑袋,好像一直盘着睡觉的小猫。一只手还越界搭在我的桌子上,要用诗句来形容她的手的话,那就是: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

“奇怪,生气了吗?还是大姨妈来了,要喝岩浆吗?”我认真的询问到。

“呲~李泽钊,巴黎圣母院缺个敲钟的,你赶快去吧!”黄诩怡被我逗笑了,起身红着眼,瞪了我一眼,转身前往洗手间了。

“莫名其妙的,敲钟什么意思啊”我有些疑问,可惜语文成绩不好,否则定要和黄诩怡大战三百回合。无奈的我看了一下课程表,确定是数学后,便趴在桌子上补觉了。

李泽钊刚刚趴下没有多久,数学老师带着那坤坤(谢广坤)的发型,飘逸的走到了讲台桌前,看着下方那40个学生在努力学习,数学老师不禁笑了出来。可为什么是刚好40个呢?因为有一个害群之马藏在其中。

当老师的目光转向好学生黄诩怡的时候,刚好看到旁边趴着一个不起眼的老鼠屎,老师的笑容明显抽搐了一下,笑容迅速消失,立刻板下脸来,不知还是川剧变脸。

李泽钊这个混小子,一天到晚吊儿郎当,全班就数他最为难管教,偏偏数学很好,算了算了,应该是昨天复习数学太累了,不管他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感受到头上降临了无穷大宇宙智慧的力量,我“哇——疼”地大叫。一睁开眼,便看到黄诩怡,气呼呼的嘟着嘴,手上拿着《古诗词必背》抵着我的脑袋,看着我。

“智商高达250的神奇物种终于醒了呀,待会就是语文课了,再不醒,蓝老师又要请你喝茶,探讨人生了。”

好,好近。黄诩怡那张不大不小的脸离我不到一个巴掌的距离,说话呼出的气息,扑到我的脸上,好香啊。再加上是夏季,额角的汗珠慢慢滑落到那白皙的脖子上,伸向了那富含男性梦想的地方。粉嫩的嘴唇张合着,像含蓄的梅花瓣一样,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一项死皮赖脸的我不禁脸红了起来。黄诩怡看到我脸红,也不知怎么的,眼睛一缩,脸也红了起来。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暖味的味道。

......................................................

白雁枫视角;

哇!那个笨蛋终于跟我表白了,怎么办啊,以前习惯拒接别人了,这次我居然拒绝了,那个傻瓜被拒绝干嘛就直接走了,为什么不坚持一下呢。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应该要我主动了,我要去找那个傻瓜,好好解释一下... ...

白雁枫立刻起身,向门外走去,一路上还振振有词的,不断的把手举起来,又放下,鼓励着自己。吸引了一大波绅士的好奇,绅士们跟着白雁枫来到了李泽钊的班级。

白雁枫走进了班级,往李泽钊的位置放眼看去。便看到一男一女脸红着互相对视着,要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白雁枫,身体一震,双手不知所措的在颤抖。 怎,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李!泽!钊!你这个花心大萝卜,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白雁枫的火气立刻窜了上来,大步的走到我的旁边。

“碰!!!”白雁枫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打断了这对狗男女的“深情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