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成为公主_第二季

不像话

作者:樱洛、、、 字数:3309 时间:2019-06-25 07:01

突然惊醒,我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梦。

小黑不过在我梦中出现,而我的爸爸却是真真实实的不记得我。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也可以不用再一直呆在房间里了。虽说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但汉娜仍不放心我出去。可我还是不管不顾的缓慢前行。见此,汉娜也知道她劝不过我,便安排了一个宫女一直跟在我后面,我走到哪,她跟到哪。

汉娜急忙的跑走了,我也知道她是去找莉莉了,但我还是继续走下去。不一会终于到达目的地——小黑的窝。

但平时小黑待在的位置,现在却空空如也。我好久没有到这里来看小黑了,自那天梦里梦到小黑后,我便一直询问小黑的情况。而莉莉则以我伤势未好为由,没让我出去。

之前的魔力爆炸不仅涉及到我,也让克劳德身负重伤。虽然我没有将全部过错归咎于小黑,但我还是忍不住有些责怪他。无法像以前一样无所顾忌的跟他一起玩了,来看他也是犹豫很久才决定的。

然而现在却没有见到小黑,我以为他上其他地方玩去了。但无论我怎么喊他,他都没有露面,我连他的影子都没看到。我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要知道平时小黑一见到我就会扑上来,可现在……

“公主!”过了一会儿,莉莉和汉娜气喘吁吁地向我跑来。

我一脸惊喜,想着莉莉肯定知道小黑在哪,“莉莉,小黑在哪里?”

她们看见翻遍灌木丛,满是草叶的我,沉默了……我又问了一遍,但是她和汉娜一样,仍是沉默。看到她们这个样子,一个念头划过我的脑海。

“是爸爸把他带回去了吗?”我咬咬下嘴唇,手紧紧的抓住裙摆。

“公主,不是那样的。”莉莉脸色有些苍白。

”爸爸要杀了它,所以才把它带回去的,对吗?”我的脸色并不好看,这已经是最坏的猜测了。

莉莉听了我的话,张开了嘴唇,好像要说什么似的,但最终也只是动了动嘴皮,没有说一句话。在这样的沉默中,我的脸色愈发不好看。

终于我爆发了“我要去找爸爸!”

“不,公主等等”莉莉想拉住我,但让我挣脱掉了。

我拒绝了莉莉的挽留,再次奔向加尼宫。可克劳德不在寝殿也不再办公室。我搜了许多地方都不见他的身影。最后我希望到他平时散步的地方碰碰运气,却也没有看见他。

我无助的坐在长椅上,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我听到有脚步声,抬头便看见克劳德站在那里,身旁站着菲利克斯。

似乎是因为以前每天都能见到他的缘故,现在才三个星期没见,我觉得好像好久没有见到他似的。克劳德看起来比想象中恢复的更好,当时苍白的脸上再次泛起了光泽,毫无血色的脸颊也恢复了血色。

确实,自从上次见到他,到现在已经快三个星期了。也许,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我们完全恢复了。

我原本有千言万语要跟他说,但奇怪的是,当我看见他的脸,我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的心很乱,忽然一个觉悟掠上心头。啊,我对这个人的想念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当我准备好跟他说话时,菲利克斯突然快步走到我俩之间,挡住我的视线。

“公主,现在还不行……请您,先回绿宝石宫。”菲利克斯语气中包含着复杂的情绪。

“菲利克斯。”克劳德一直在静静地俯视着我,最终开口了。

“是的,陛下。”菲利克斯转身毕恭毕敬,微皱眉头,有些紧张。

可她还时不时的递给我眼色,一方面像是因为没有办法说出来的郁闷,另一方面,似乎拼命的想让我隐瞒一些事。

“你为什么还坐在这里,好像我的宫殿就是你的一样?”

克劳德的话凉飕飕的只**心底,我身子颤了颤。我打从心底不敢相信这竟会是克劳德会说出来的话。

“陛下,这是阿塔纳希娅公主,是您的女儿。”

“这胡话我已经听得耳朵都磨出茧子了。”克劳德仿佛听到了一个冷笑话,嘴角挂上了冷笑,“公主?这太搞笑了。”

这猛然抛在我面前的尖锐嘲弄,让我连喘息的空隙都没有。

“我都没有孩子,哪儿来的什么公主!”

仿佛刺激我还不够,克劳德又讲了一句话。

这一刻,我感觉到世界都仿佛静止,菲利克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冰冻的目光直视我。

“是谁派你来的?哪位疯子竟敢让你冒充我的女儿?”现在的克劳德与我所见过的他完全一样。

“难道你说你是我女儿,我所有权财都属于你了?”现在的克劳德眼睛里映出的我,不是他的女儿阿塔纳希娅,而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你也许用了什么诡计骗了菲利克斯和其他人,但别妄想骗过我。”

一句句话刺痛我的心。我想,我现在在克劳德的心中是一个向别人施计,占有公主地位的邪恶幼小的丫头。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克劳德就是这样看待我。

但即使这样我还是傻傻的开口叫到“爸爸。”

“爸爸?闭嘴。如果你再叫我,我就会割掉你的舌头。”

那一刻我的心跳仿佛停滞了,克劳德从来没有像这样直接威胁我,就算是小时候,他也没有这样子对我过。

“现在对你的惩罚,就算五马分尸也不够。只是因为你这种厚颜无耻的作风让我兴趣大增,才特意饶了你一条命。所以,如果你不听我的话,会害我或者杀我,我都会把你碎尸万段。”克劳德冷着脸对我说,话语中满是冷酷和残暴。

以前不管怎样,自从在克劳德的眼前出现过后,我一直都是他的女儿。即使是被他关在卢浮宫里面,受到他的冷遇,也依旧是他的女儿。

可现在,是不一样了吗?

“从现在开始,我会把你关进绿宝石宫,你不能再出来半步。”

克劳德宣布自己的命令后,旁边的菲利克斯震惊,“陛下!”

从那以后,菲利克斯似乎在劝阻克劳德,但是我听已经不到他的话。我呆呆地站着,只看着我前边的克劳德,脑子里回荡着都是他说的一句距离冷酷无情的话。

“如果舍不得你那条命的话,那就不要让我在宫外看到你的一根头发。”

不知为何克劳德否认我不是她的女儿。他一直用毫无温热的瞳孔盯着我,我忍不住的遮上了眼睛。

克劳德继续,“再让我看见你,我就会杀了你。”

直到他先行离开,我才放下手。刺眼的阳光让我有些恍惚。克劳德离开后,还在原地的菲利克斯以坚定的面孔向我说这些什么,但我完全听不到,我的脑海里全都是克劳德刚刚的那些话。

菲利克斯将我带回了绿宝石宫,路上他告诉我克劳德身上发生的事。令我惊讶的是,克劳德患上了失忆症,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就失忆了?这不是只有在小说和电视剧里,会出现的情节吗?但是在那一刻,我猛然间想到这就是小说吧,那本《可爱的公主》?

莉莉和菲利克斯在看到我似乎大受打击后,犹豫了半天,说了句“公主休息”,就悄悄地离开了房间。他们的表情非常沉痛,原来他们费尽心思阻止我走出房间也是因为克劳德一直处在那种状态。

据菲利克斯解释,克劳德把第一次见到我时的记忆都没了了,这意味着克劳德不记得和我共度的九年时间。菲利克斯在旁边无论怎样同克劳德解释,他都把菲利克斯当作是被黑魔法迷住了。他说,他女儿死而复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呵呵……”

我露出干涩的笑容,再一次回想起克劳德的寒气扑通的眼神和那些杀气腾腾的话语,我发现现在我所处的境况是这样的滑稽。我想哭,却无法哭泣,再怎么想,都觉得这一切是谎言。

但是今天我见过的克劳德,还有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菲利克斯,并且这段时间阻止我外出的莉莉,他们所有人的表现都告诉我,现在的情况是真的。

那难道是真的吗?克劳德得了失忆症,那种只有在三流电视剧中出现的荒唐症状?

“这太不像话了。”我一个人虚脱地笑了一阵,很快扑通一下,倒在床上。这太不像话了,那我从现在开始该怎么办才好呢?

一想起克劳德冷冰冰地看着我,我就觉得好像一颗沉重的石头压在心上。现在,我还被关了禁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