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病娇们太宣我

【香蜜】大龙哥哥轻点宠十五

作者:辗千辰 字数:3166 时间:2020-10-04 13:00

你和一安来到离南塘镇不远的一座山上,看到一座坟墓,你们上前拜了三拜才离开。

一安看着一片地,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姑娘知道吗?以前这里到处都是小雏菊,我和其他孩子总是喜欢来这抓野鸡,野兔。现在……”

你轻轻安慰地拍了下她的肩膀,弯下腰捧起一抔黄土。

千辰:要是有人能将这变为绿原该多好。

一安同意地点头:“姑娘觉得,这次的大荒真的是天灾吗?”

千辰:是啊,这是一场任何人都始料未及的天灾。

一安埋怨地看着上天:“这天上的神仙究竟是做什么的?我们遭到如此大难却什么都不作为,他们真的看得到吗?”

你看着她发脾气,心里竟生出一丝埋怨。

千辰:你们究竟在做什么?

“小心!”

一个女声突然传来,你与一安转身,只见一头浑身散发黑气的猛兽朝你们袭来,一安惊住了,你猛地推开一安,猛兽将你重重按在地上,你能感受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震了一下,浑身疼痛。

瑬英用魔神鞭圈住猛兽,将它往后拖,猛兽被瑬英踢开紧接着直直砸在地上,砸出了好大一个窟窿。

她将猛兽收到封魔袋里:“总算抓住你了。”

一安见你缓缓坐起,立刻跑到你身边,边问边检查着你的身子:“姑娘没事吧?”

千辰:没事,咳咳。

瑬英走到你们面前,双手作揖,面带亏欠:“二位姑娘,方才对不住了,让这噬魂兽惊了你们。”

千辰:无碍,敢问姑娘名字为何?

瑬英有些惊奇地看着你“你竟看得出我是女儿身?”

千辰:很难看出吗?

瑬英笑着摇头:“不难不难,在下瑬英。”

千辰:在下千辰,谢谢瑬英姑娘的救命之恩。

一安也跟着行礼:“在下一安,谢谢瑬英姑娘救我家姑娘性命。”

瑬英听到一安的名字大喜:“你说你叫一安?”

一安轻轻点头:“正是。”

瑬英从怀里拿出一个玉镯:“此物你可认得?”

一安接过她手里的玉镯,看到里面的“安”字,认出了这是她娘的配饰:“姑娘怎会有我娘的物件?”

瑬英道:“你认得?这是你娘临终前交于我的,她说要我交给一个叫一安的女子,说她在临安镇的米商家中,但我去了临安镇,里面没有米商,连人都没几个,我问了里面还活着的人,他们都不知你的去向。我找了好多地方,有很多叫一安的姑娘,她们都说不认得此物。如今你认得,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一安看着玉镯,顿觉百感交集,你摸着她的头。

千辰:多谢姑娘。

瑬英有些羞涩地挠了挠头发:“不用,举手之劳。”

一安看向瑬英:“多谢姑娘,姑娘知道我娘葬在何处吗?”

瑬英点头,将你们带到一条河边,一安看着面前这个坟墓,当即跪下。

千辰:一安……

一安并没有哭,只是静静跪着,良久,她才道:“姑娘让我陪陪我娘可好?”

千辰:好。

你看向瑬英,瑬英点头将你带到一处安静的地方。一到那地方你就有些撑不住了,跪坐在地上,捂着胸口。

瑬英见着你如此虚弱,连忙施法让你好转,也不知过了多久,你才把卡在胸口里的那口淤血吐出。

千辰:多谢。

“不用。”

千辰:姑娘不是寻常人吧?

瑬英点头,正想说什么却见到你吐血的那块地方生出了血色的灵芝,她惊诧地看着你:“你……这是血灵芝……你的血……”

你也被这一情况惊到了,忙不迭将灵芝摘下,这是她五年来见到的唯一一株灵芝,还是最为难得的血灵芝,这真的是。

瑬英的惊诧不比你的少,要知道这东西可是花界之人在管,人间能有这么一副惨象也是拜他们所赐。却没想到你一个凡人居然能用血种出灵芝这等宝物。

千辰:姑娘可否替我保密?

“姑娘放心,我瑬英绝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只是你这能力,怕是会招来许多祸患啊。”

千辰:我知……但现在也无可奈何了。瑬英姑娘,可否借我一把小刀?

瑬英疑惑地看着你:“你想做什么?”

千辰:我想再试试。

瑬英有些惊诧,她道:“你疯了?!”

千辰:我没疯,我只是想再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种出其它的草木。

“你……不怕疼?”

千辰:不怕。

瑬英见你坚持,将刀拿出来交到你手中。只见你用小刀划破自己手掌,血沿着伤口一滴滴落在地上。地上竟接二连三地长出你所想要的草药,你顿时松了口气,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笑容。

千辰:成功了!有草药了!他们有救了!!!

见你笑得如此开怀,瑬英也露出笑容。一安回来的时候见到你在收割地上的药草,心下一惊:“姑娘?这是?”

千辰:一安,我们快拿这些草药回京师。

一安见到这么多草药立刻拿出上前帮忙,你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眼睛花了一下,起身时竟踉跄了几步。瑬英见状忙扶着你。

千辰:多谢姑娘。

瑬英道:“你们要回京师吗?要不我送你们回去?”

千辰:可以吗?

瑬英点头,送你们回了京师。她并没有立刻就走,而是陪在你身边与你一起救治难民。

这些天她一直跟在你身边,她看着你每日都用血种好草药,又将草药一碗碗喂入难民口中。她不明白你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她们魔族向来以个人为战,所做所求只为自己。可如今,你的所作所为居然是为了别人,她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生出。

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能为了别人甘愿做伤害自己的事,为了天下苍生?

想着,她也问出了口:“为什么呢?明明他们的事与你无关,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千辰:职责所在。

瑬英疑惑地看着你:“职责?”

千辰:总要有人出来做这些事的,我不做的话,再找另一个人出来做又不知道要何时,所以就让我来吧。

瑬英看着你那日渐消瘦的身体,她生怕你一个熬不住就走了:“你的身子经不住你这么消耗。”

千辰:我知,我也没办法。

瑬英出去看了眼外面日渐好转的难民,又进来看你,见你又要拿刀立刻过去抢了过来:“你不要命了?你已经虚弱成这样了就不要再为别人做这些事了。”

千辰:阿英……

“我知道你心善,可人家知道吗?他们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一切,对你又何曾公平?”

“我刚刚看了这些难民,大部分已经好转了,现如今瘟疫之急已解,你不如找个地方好好休养,过完你剩下的日子。”

千辰:你知道?

千辰:也是,你非常人。

瑬英摸着你的额头,眉头紧皱:“本就不剩几天了,让自己过得好些吧。”

“我带你和一安去别的地方安居吧,我刚刚试过了,只要是由你的血滋润过的地方都可以种谷物,这里的一大片地都有过你的踪迹,完全可以养活京师和外围的人了。”

千辰:阿英,你我非亲非故,为何这么帮我?

瑬英笑了:“我也不知道,看到你这个比我还要傻的丫头,不自觉就帮了。”